貨幣單位: CNY

國內: 400 041 7515

海外經銷商:+852 5804 4670

周一至周日:9:00 - 21:00

技術移民:并不稀缺的“稀缺技能” 澳洲

郵件分享
打印本頁
2018-09-07  來源:[db:來源]

近日,澳洲人口專家鮑勃比瑞爾(Bob Birrel)發表了一篇題為《澳大利亞技術移民項目:并不稀缺的稀缺技能》的報告。

作為現任澳洲人口研究所(Australian Population Research Institute)所長的比瑞爾,在該報告中強烈反駁了技術移民項目可以有效填補技術缺口的說法。

技術移民項目在澳洲總體移民項目占據著至關重要的位置,在剛剛過去的2016-2017財年間,在所有移民項目中,澳大利亞共計接收了12.855萬民技術移民,在總數19萬的永久移民中占比超過三分之二。

但是,這些所謂的“稀缺技能”,實際上是否還存在能夠容納如此龐大數字的移民的缺口?這些專業人才順利拿到澳洲永居身份,他們在澳洲就業情況是否一如想像中順利?技術移民項目,對于澳洲總體發展而言,究竟是利大于弊還是弊大于利?

技術移民:并不稀缺的“稀缺技能”| 澳洲

一、來澳技術移民總體狀況分析

現行的技術移民項目主要分為以下三個分支:

獨立技術移民類別(Skill Independent);雇主擔保類別(Employer Sponsored);州擔保和偏遠地區擔保類別(State Territory Regional Sponsored);

在上述報告中,澳洲人口研究所所長比瑞爾提出了他的鮮明觀點:

通過移民政策引進稀缺技術人才的說法是缺乏論據支持的。根據未公開發布的關于技術移民項目職業類別的統計數據證明,技術移民政策得不到有效支持。

關于這個結論,該報告主要提出三個核心意見:

1、技術移民帶來的多數是專業人員,而這些人員所從事的行業已經處于一種供過于求的狀態中;

2、我們通常所認為的,針對“稀缺專業”的技術移民項目可以使相關專業處于優勢地位,恰恰相反,技術移民職業清單是在2010年制定的,經歷數年發展,情況早已發生變化,而該職業清單直至2016財年才被廢除。

3、取代原有職業清單的中長期職業(MLTSSL)清單中仍舊涵蓋了國家就業署認為已經供過于求的職業,諸如會計和工程專業。

政府:移民支持經濟增長

那么,為何在用工荒日益減縮的情況下,澳洲技術移民數量仍然維持如此高的水平?

報告認為,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包括財政部和儲備銀行在內的精英經濟政策機構認為,如果澳大利亞的名義經濟要繼續強勁增長,那么就需要繼續保持高人口增長率。如果澳大利亞名義經濟增速減慢,將被視作政黨無法將經濟發展持續的表現。

此外,低增長率也會導致稅收收入減少,這將導致政府控制預算赤字的難度增加。而伴隨著近年來政府增加社會福利開支,如果減少稅收收入,澳洲財政預算赤字的癥結必將愈演愈烈。

公眾:對于現行移民政策的擔憂激增

政府面臨的問題是,公眾對維持高移民數量的擔憂在近年激增。

在2017年,也是過去10年來的第一次,大部分澳大利亞選民在TAPRI調查中表示,移民的數量應該適當減少。選民表示,大量移民的涌入將導致交通堵塞、就業競爭和住房可負擔性等問題的進一步惡化。

移民群體:“稀缺技能”并不稀缺?

數據表明,2016-2017財年,澳大利亞永居簽證一共發放約205,000個(包括難民簽證在內),

預計2017-2018財年的永居簽證總數會繼續保持該水平。具體情況如下圖所示:

技術移民:并不稀缺的“稀缺技能”| 澳洲

目前每年移民的數量甚至高過在2012年就已經結束的資源繁榮時代所造成的技術人才“用工荒”。

然而,2012年以后,澳大利亞的經濟增長速度就已經從4%減少到2.5%左右,與此同時,資源繁榮時期所帶來的“用工荒”也急劇減縮。

所謂的“稀缺技能”實際上究竟是否稀缺?比瑞爾認為,答案是否定的。理由如下:

1、在近期來澳的技術移民中,只有一小部分就職于與他們的技能相關的行業;

2、現有的移民系統并不能在諸多職業中優先篩選出短缺職業的人才這導致了許多技術移民仍舊源源不斷地被輸入到已經供過于求的行業,例如會計、工程以及許多健康相關的行業。這也直接導致了許多相關行業的移民無法在澳洲找到合適的職業。

3、所謂的稀缺技能,只是根據政府所判斷的在未來中長期發展中可能會需要的職業。

4、澳大利亞已經被泛濫的畢業生所充斥,無論是本土畢業的還是海外移民。在對于畢業生的需求增長的同時,得益于政府以及教育機構對于教育事業的支持,畢業生的供給也在飛速增長。

二、技術移民政策:從SOL到MLTSSL

基于澳大利亞的長期發展必將需要大量人力資本的累積這一觀點,即使在勞動力市場疲軟的時期,也有理由維持高數字的移民。

然而,這個技術移民的篩選機制(the selection system)是否如同期待般行之有效?

比瑞爾表示,與移民規劃官員打交道的幾十年中,他們一直希望不要“像水龍頭一樣打開和關閉“技術移民的篩選機制。盡管如此,在移民政策改革時期,技術移民的篩選機制仍然會被收緊。

技術移民篩選機制中的技術職業清單(Skilled Occupation List,簡稱SOL),起始于2010年,要求申請人所從事的行業必須羅列在指定的職業清單內。

2016年,SOL被廢除,移民局將原有的SOL清單轉變為中長期職業清單(Medium and Long-term Strategic Skill List,簡稱MLTSSL),政府宣稱,該清單中的職業會根據澳洲中長期發展可能存在短缺的技能進行調整。

事實上,幾乎全部SOL清單中的職業仍然在MLTSSL清單中得到保留, 其中還包括這些備受關注的職業:

會計:根據澳洲就業署2017年對于就業市場的回顧表明,“澳洲會計畢業生的數量已經遠遠超過就業市場的需求”。

工程類:根據澳洲就業署2017年對于就業市場的回顧表明,“澳洲勞動力市場現階段,對于工程類職業不存在短缺,工程類職業中,只有少數雇主在招聘土木工程師時有困難。”

護士:根據澳洲就業署2017年對于就業市場的回顧表明,“維州有少數雇主表示護士短缺,新州則不存在短缺”;

MLTSSL清單的推出旨在解決以下兩個問題:

對原有的SOL清單所包含的職業范圍進行適當減縮;

同時,由于大量海外留學生所就讀的是會計和工程類專業,如果對這些職業進行刪減,會對澳洲留學產業造成也在的影響。

三、技術移民身處困境

比瑞爾認為,在當今本土畢業生就業困難的局勢下,來到澳洲的海外技術移民,尤其是來自非英語母語國家的移民,面對殘酷的現實,夢想只能跌得粉碎。

根據澳大利亞統計局的數據表明,在2011年-2016年抵達澳洲的技術移民中,高達84.4%的比例來自于非英語母語國家, 同時,非英語母語國家的移民在就業方面的表現遠遠不如英語母語國家的移民。

在2011年至2016年期間來到澳大利亞的非英語母語移民(年齡在25-34周歲間),只有大約24%在2016年結束時找到了專業的工作,而另外寥寥5%的人找到了管理層的工作,具體如下圖所示:

技術移民:并不稀缺的“稀缺技能”| 澳洲

另外,該報告認為,比起現階段所短缺的職業,現行的移民政策更關注未來可能會出現短缺的行業。然而,這種預測的準確性難以保證。

尤其是在已經存在大量技術移民堆積的情況下,澳大利亞每年的畢業生數量還在飛速增長。比瑞爾認為,就算未來這些職業會變得更加短缺,但是在澳大利亞本土畢業的海外畢業生已經可以滿足相當一部分的就業需求。況且,加上雇主擔保類別簽證的輔助,一旦有技術短缺,可以保證在短期內盡快的引進所需的技術人才。

在主張引入大量技術移民以備長期發展的觀點之外,現實總是不盡人意。比瑞爾堅持認為,就算廢除現有的技術移民政策,對澳洲雇主們的影響也是微乎其微的。

究竟現行技術移民政策是一個合理規劃的結果,還是基于臆測的不合理決定?以引入大量技術移民支持經濟增長和維持稅收水平的政黨精英們,終究誰會對這些決定所造成的后果,包括房價上漲和交通擁堵等諸多問題負責?

也許,只有到了國外,才會明白,外國的月亮也不一定圓。身為移民的我們,就這樣被政策變革的浪潮推動著挾裹著前進,獲得身份,僅僅是一場漫長奮斗的開始。澳洲財經見聞

Shelly Du

华东15选5走势图浙江